最近和一个美国朋友聊天。他之前在一家社交公司任职,现在辞职创业,几个月内恶补了无数的项目和方法论。某天问他学习的怎么样,他说发现这些创业方法论都是骗人的。

我也有一样的感受。我给一家做投资内参的公司写了两年稿,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看硅谷投资人的 twitter 和 blog。两年下来,我深感 Paul Graham 的著作《黑客与画家》的名字有多么美妙。创业没有公式化的方法论。即便有,那也是写给分析师和不做事的布道者看的。

这件事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主要是看融资速度和产品质量。钱多了自然就容易作出更好的产品。有了更好的产品,容易拿下整个市场。这和艺术创作一模一样。

那么,什么样的人可以更快地拿到钱呢?答案是信任与能力。

我在 VC 工作了两年,认识了形形色色的 CEO,其中有两种最让我着迷。

年少的天才:对于自己的专业极其优秀与自信,拥有透支不尽的创造力和精力,却在某些常人精通的技能上显得些许笨拙,难以照顾到所有人的感受。

年长的狐狸:大型企业深耕多年,对自己的行业了如指掌。富有经验的决策者。从决策的过程、到执行、到收尾,思路清晰又雷厉风行。人情世故样样精通。如果学徒制还存在,会很想拜入他的门下。

天才因为才情和笨拙的反差,很容易激起庸众的同情心:我做不到,所以我要守护他,看着他做到(这安知不是一种大智若愚)。狐狸则显得醇熟,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特殊的。就像《小王子》里的那只狐狸:

狐狸沉默不语,久久地看着小王子。

「请你驯服我吧!」他说。

「我是很愿意的。」小王子回答道,「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要去寻找朋友,还有许多事物要了解。」

「只有被驯服了的事物,才会被了解。」狐狸说,「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东西的。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

「那么应当做些什么呢?」小王子说。

「应当非常耐心。 」狐狸回答道,「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坐得离我稍微远些。我用眼角瞅着你,你什么也不要说。话语是误会的根源。但是,每天, 你坐得靠我更近些……」

天才和狐狸,其实也是创业的两种方向:产品驱动,亦或是资源驱动。仅仅凭借 「聪明」这种特质,是不容易成功的。

对于年轻人来说,天才比经验更容易伪造。毕竟经验是得写在 CV 上的,天才随便扯几个营销案例、消费者洞察就行。这种角色演着演着就容易入戏。暴脾气、完美主义、工作狂,反正中信已经把剧本都出版好了,剩下就看 CEO 的临场发挥。

结果就是忘了怎么做人,一波波收割员工的热情。

但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的 CEO,真正能吸引追随者的,是好的心肠。

我以前认识的一位 CEO,深夜为死去的猫写了篇长文:

在美国的这么多年,因为读书工作的原因,我和太太搬家多次,每到一个新的住所,他都会竖着他的大尾巴,楼上楼下先巡视一番。有时搬家旅途漫长,中间需要寄宿酒店。美国很多酒店是不能带宠物入住的,所以我就会把黑黑悄悄放进我的书包,背在背后,准备带入酒店,但他都会拼命在我背后挣扎,直到我发现,我只要把书包放在胸前,他就会极其安静的躲在书包里,安安静静,一动不动。所以当你的孩子不愿意自己走,不愿意你背他,只要你抱抱他时,不要拒绝他,因为在孩子们的心中,只有你的胸膛才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去处。

木心说:「一个艺术家要三者俱备,头脑、心肠、才能,这首诗(指曹操的《短歌行》)就是一个好例子。在座各位可以自己评评自己:三者俱备否?如果缺一,赶紧补一;缺二,问题大了;缺三,事情完了。」

深夜悼念自己的猫,就是心肠。昆德拉谈过同情心的问题。他说 compassion 这个词的意思是:人不能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换言之,也就是人们对遭受痛苦的人具有同情之心,甚至是怜悯。但更高级的同情心,却是能够与他人共甘苦,同时与他人分享其他任何情感:快乐、忧愁、幸福、痛苦。因此这种同情是指最高境界的情感想象力,是心灵感应的艺术。

996 的讨论火了,让我想到几年前粉笔网的张小龙先生在微博上写过的一段文字:

很多朋友都在发,好像创业或者加入创业公司就一定要苦逼的样子,一定要 5+2+白+黑(那时候还没有 996),好像就一定要放弃所有的闲暇与尊严。最恶心的是,动不动就是说什么什么样的人不要来创业公司。

你丫创业公司很了不起吗?要的都是铁人?你丫打着创业的旗号干着压榨员工的事,要脸吗?

前几年一个年轻人来我司面试,后来没有来,理由是认为我们公司太懒散,不像创业公司,没有前途。他去了一家前几年很牛逼,最近贱价卖给阿里的创业公司。因为那个公司的文化是:为了体现创业精神,周六无论有没有事,必须到公司。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烂公司!

创业是一件越来越正常的事。创业公司也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需要闲暇,需要思考,也可以过正常的生活。

请不要自作可怜,更不要危言耸听。

我们经常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这样的场景:一篇写给创业公司员工的职场经验,演变成 CEO 们的集体狂欢,以此要求员工「你为什么不努力」。这是件很奇怪的事。用木心先生的话来说,耶稣讲「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这话起先明明是讲给好人听的,结果给坏人听去了。坏人快乐。

CEO 们对于自己的员工,永远是失望大于希望。尤其是 How Google Works 这样的书出版后,老板们更是被一种名为「创意精英」的生物搞得坐立不安。书中提到,几位搜索引擎工程师主动放弃周末时间,主动修复了另一团队的广告系统。除了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创意精英」的优点还有:

创意精英有分析头脑。他们对数据运用自如,可以利用数据做出决策,同时也懂得数据的误导性,因此不会沉迷其中……

创意精英有商业头脑。他们知道专业技术、优质产品与商业成功是环环相扣的,也对这三个要素的价值了然于胸。

创意精英有竞争头脑。在工作中,他们的杀手锏源自创新,但也离不开实干的积累。他们追求卓越、干劲十足,即使在工作之余也不停止前进的脚步。

以及拥有用户头脑和好奇心,是新颖原创构想的源泉,喜爱冒险,心态开放,一丝不苟,善于沟通……

施密特漏了一个细节:相比传统大型企业,Google 在招聘方面的费用要多花 4-5 倍。而前段时间《商业周刊》采访雅虎 CEO Melissa Mayer,她提到自己的成就之一就是以较为低廉的价格招聘了十个工程师——一个 100 万美元。

因此,我把 How Google Works 当作童话来读。它很美,却只适合 Google 的员工。CEO 永远不应该将制度和人才剥离开。更何况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人的优先级远高于制度。

员工选择这份工作,而没有选择华为,是有自己的原因的。而管理者中途变道,拉着一帮员工去实现「华为梦」,这是赤裸裸的撕毁合约。

Comments (1)
  1. 这篇文章真好,自己好久没有看这种anti-打鸡血的文章了。(会看这个网站的,希望Wenyi知道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