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人课

「大人课」是一项面向所有中国城市青年的自救计划,主播是两位深陷四分之一人生危机的知识青年,赛赛文仪。每期里我们会谈论最近困惑的问题,通过交换笔记和信息,帮助我们和正在收听的你解决 21 世纪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信息过载、情感表达、自我取悦。

本期节目

Linus 给赛赛推荐了一个星盘应用 The Pattern,我们俩很快就被其中精准的「判词」击中了。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段:

You might try hard to show you care by providing love and nourishment, only to be totally confused when Tianxing doesn’t seem to need or desire it. He’s looking for you to be his creative inspiration – not to take care of him. He may find you too sensitive or needy.(Tianxing 上周刚刚和我表达过差不多的意思)

我们是被科学至上主义教育起来的一代人(这点在中国尤为明显)。它固然给我们带来了出众的数理能力,却也造成了单一的、以客观事实为基础的论述模型(Single fact-based narrative)。事实上,将科学作为认识一切的尺度是非常勇敢的(有时甚至是自大的),却也是非常费力的。

我说的自大,指的是知乎用户们对于中医、风水、星座……这些玄学的不屑一顾。然而人们选择这些玄学,为的不过是在混沌的生活中寻找答案,以及这种寻找的过程必须是自己可以参与的。录节目的晚上,我们俩就对着 Skype 一条条读着 App 里的文字,有种回到高中的感觉。

这是星座给我带来的第一层冲击:高度个人化,且让读者可以参与其中。相比之下,科学是垄断在少数人手里的,被告知的;但玄学的建立却是相对民主的。

第二层冲击,则是它展示了一种「另类」却幸福的生活方式。

有次早上经过中医院门口,一群年届五十的人捧着药罐子来熬膏方。他们看起来虽然焦急,却很高兴——他们为自己的病找到了药。他们得救了。

现在有一种情况,把科学认为是客观事实,而把中医、星座当做某种叙事(narrative)。结果是,不拥有这类 narrative 的人,瞧不起拥有它们的人。这就非常奇怪了。每个人都有追求灵性生活(spiritual living)和客观生活的自由,哪里有什么高下之分?更何况,你有药吗?

通过星座,我们试着给自己找了一下药。至于结果如何,快来听吧。

相关链接

巴纳姆效应

乌云装扮者采访 Susan Miller

黑格尔:谁在抽象思考?市场谈判还是哲学家?

谁在抽象思考?是那些未经教养的人,而不是相反。良好的社会并不会抽象地思考,因为这太容易了,太低下了;不是外在意义上的低下,不是出自于一种空洞的贵族情感——这种高贵只会贬低它无能为力的事——的低下,而是一种内在于事情中的卑微。

易伟的微博:欧美文化的特色之一是不讲情面,只要觉得对,他们会不厌其烦的引申扩展。对付他们也很简单,就是耐心等他们犯错,一旦有实际意义的证据,就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炮火延伸,小事化大,不留余地,直至其屈膝。 ​​​​

本期音乐

Freya Ridings – Castles

The Regrettes – Dress Up

戴佩妮 – 谁让你开心

João Gilberto – Disse Alguém (All of 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